中国足球如何应对新周期?先定李霄鹏去留!

8月1日,亚足联正式公布了横跨未来四年的全新竞赛方案。这其中,国家队层面的2026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是重中之重,而其他各级国字号、俱乐部球队所需要参加的洲际赛事的赛程赛历也同时公布。

中国足球接下来怎么办?这无疑是国人更为关注的。7月底的东亚杯上,扬科维奇所率的中国男足选拔队虽不算是“出色”地完成任务,但至少交出了一份让各方都可以接受的答卷,为中国足球接下来的发展赢得了时间与空间。在这样的小背景下,面对全新的四年周期,中国足球如何更好地进行研究并拿出有效的应对举措,也就显得更有必要。

根据最新的竞赛赛历,2026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定于2023年10月份全面展开,因中国队目前的排名在亚洲范围内尚不至于跌至25位之后,因而中国队直接晋级世预赛第二阶段36强赛没有悬念,也就是从2023年11月份开始全新的冲击之旅。

表面上看,从现在开始至2023年10月份还有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但是中国队目前所面临的形势与问题是:2023年6、7月之间有亚洲杯,2023年9月中上旬有2024年巴黎奥运会预选赛第一阶段比赛,2023年9月下旬至10月初将在杭州进行亚运会。在中国男足竞技水准整体不高的情况下,本身优秀的球员数量又有限,人力资源调配将遭遇不小的问题。也就是说,线年世界杯预选赛的中国国家队,在杭州亚运会结束之前恐怕很难聚集齐所有年龄段最强的人员!

而当所有人员齐整时,留给国家队真正开始备战世预赛只有不到1个月的时间,也只有利用2023年10月份的FIFA国家队比赛窗口期才能安排两场热身赛!

而且在世预赛开战之前,还有2023年亚洲杯。到目前为止亚足联尚未敲定最终主办国,相比而言韩国获得主办权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但一旦亚足联选定了卡塔尔,则亚洲杯有可能将延后至2024年1月份进行,也就是夹在世预赛36强赛期间进行。这其实对中国足球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情!

假如(笔者这里只是说假如)中国足协对亚洲杯不会有明确的成绩要求,但如果中国队在2024年1月份进行的亚洲杯上成绩与表现不尽如人意,面对外界强大的舆论压力,时任主教练能否继续带队都是问题。这也就意味着2023年11月份进行了两轮世界杯预选赛36强赛比赛后,中国队还存在着换帅的风险,一切又要重头开始。足协和更高领导部门,能否顶得住这方面的压力?

实际上,即便是亚洲杯就在韩国进行,时间也是在2023年6、7月之间,中国队也可能会遭遇打不好的情况,主教练也许会面临同样的问题和命运,届时留给新人的时间最多也只有三、四个月。

所以就中国足球而言,在拿出具体的应对举措之前,首先需要考虑的是2023年亚洲杯与2026年世界杯预选赛之间的关系。不管亚洲杯在何时进行,亚洲杯究竟是全方位为世预赛准备的一次练兵,还是亚洲杯与世预赛都想要?

当然,即便是练兵也不意味着放弃,依然必须全力以赴争取尽可能好的成绩,毕竟亚洲杯直接关系到FIFA排名,而排名又直接与世预赛分组抽签挂钩,决定着分档和同组对手的强弱。

众所周知,如果不是有关方面直接插手,去年11月份时任国家队主教练李铁下课后,中途接手的就有可能是刚刚结束的东亚杯上带队的扬科维奇,因为当时中国足协的设计方案便是如此。不过,最终还是李霄鹏指挥国足参加了12强赛最后四场比赛。

尽管如今扬科维奇出任主帅一事,随着东亚杯的“小考”结束而被再一次提及,而且不断有消息称李霄鹏已经下岗了,但到目前为止李霄鹏依然还是中国男足国家队的主教练。在主帅依然还在位的情况下,大谈继任者其实就是对李霄鹏和扬科维奇两个人的不尊重。而扬科维奇在东亚杯结束之后面对“接任国家队主教练”的提问时,既没也没有给出肯定或否定的态度,而是明确表示目前专注于U23国足,全力以赴准备杭州亚运会。

所以,当务之急恐怕还是有关方面首先要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至少要给李霄鹏及其教练团队一个起码的尊重。尽管外界一直将锅甩到中国足协身上,但在这个问题上,中国足协也是有心无力,否则也不会出现参加东亚杯的是“中国男足国家选拔队”而不是“中国国家队”了。

如果明确了李霄鹏继续执教,则国家队建设工作应该尽快提上议事日程;如果明确李霄鹏不再继续任职,则应该给外界一个明确的交代。这些年来,中国足球最缺少的就是对足球人的尊重,尽管中国足球一直没有成绩,但没有成绩并不代表足球人没有努力、没有付出,更不能让中国足球人彻底寒了心。在明确了李霄鹏的去留之后,中国足协才能展开新的国家队主教练人选事宜。

也许有人会说,今年年内国家队也没有比赛任务,即便是9月份的FIFA指定国家队比赛窗口期,中超联赛也不会暂停,至少要等到今年所有赛事结束之后才有可能组织国家队集训,因而还有足够的时间。但作为国家队主教练,其工作与任务并不仅仅只是在国家队集中期间,而现在这些工作已经全部处于停滞状态,这是不正常的。主帅问题的处理,宜早不宜晚。

如果最终李霄鹏离开,在目前的环境以及形势下,那么盛传的扬科维奇上位,究竟好还是不好?笔者只能说是“利弊共存”。

就目前而言,下一任国足主帅是外教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但就目前中国足球所处的经济大环境,想要再高价请到好教练不现实。里皮能够上位,薪水并不是中国足协承担,但这在管理上也带来了无穷的后患。但现在的情况,说得通俗点就是“足协没钱了”,特别是疫情之下处境更艰难。而且从境外找教练的话,现实情况加上对中国文化环境、中国足球了解不深,会带来一系列相应的问题。如果从目前滞留境内的现有外教中物色,扬科维奇的确是合适的人选之一。

扬科维奇接手的最大好处是人员方面可以更好地协调。众所周知,中国国字号队伍特别是国家队、99年龄段U23国足以及01年龄段U21国青队今年没有大赛任务,但2023年则是三大赛事接踵而至:亚洲杯赛姑且按在6月16日至7月16日进行,2024巴黎奥运会预选赛定于9月4至12日进行,而杭州亚运会则定于9月23日至10月8日进行,这之后则是2023年11月份展开的2026年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第二阶段“36强赛”。

不管是国家队、U23国足还是下一届国奥队,人员方面存在着交叉重合。特别是现在的99年龄段作为承上启下的中间力量,部分球员可以进入到国家队中,部分人员则是从U21国青队中提拔上来的01年龄段球员。一旦扬科维奇接手国家队,可以很好地协调这几支队伍之间的关系,缓解用人冲突问题,在不同阶段有重点选择使用。而且,从技战术要求以及足球理念与要求来看,扬科维奇所率的U23国足或国足选拔队,安排的战术还是比较实用,也比较切合目前中国足球的现实水准,在要求方面也比较符合现代足球的发展。

如果聘请新的外教,国足新任主帅的理念与要求、尤其是用人与扬科维奇是否吻合,具体的战术使用方面能否让U系列球队更一致、从而确保国家队建设方面的技战术打法等一致,至少目前没有人敢保证。

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在于:中国足球历史上已经多次出现过“一肩双挑”的情况,最终的结果全部都是“鸡飞蛋打”。从最初的霍顿到后来的朱广沪、再到后来的杜伊与福拉多,都留下深刻的教训。朱广沪与杜伊、福拉多期间还实施了“大国家队”概念,最终也是因为一项赛事成绩不佳导致舆论压力太大,一战失利而全盘皆输。

也就是说,如果亚洲杯如果在亚运会之前进行,扬科维奇“一肩双挑”之后,万一亚洲杯成绩未能让外界满意,亚运会是否继续让其率队参赛?而届时中国足协以及更高管理部门的领导能否顶得住外界的舆论压力?同样没有人可以给出明确的答案。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即在今年联赛全部结束之后,不管是国家队还是U23国足都将展开集训,步入明年还有不少FIFA指定的国家队比赛窗口期,届时一名主帅恐怕分身无术,如何有效地组织不同的队伍集训,这恐怕同样需要在做出决定之前进行仔细分析与研究,断然不是马上能够确定的。而且,整个决策过程需要更科学、更合理,利弊必须全面权衡,选择“利大于弊”的方案。

人们总是在希望中活着,也只有“活着”才有可能看到真正的希望与转机,之于中国足球其实也一样。尽管中国足球这些年呈自由式落体下滑之势,但根本原因在于“瞎折腾”,而且是人祸所致。面对2026年世界杯这个全新的周期,未来的发展过程中依然将出现各种不同的矛盾与问题,

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是,谁都会说联赛为本,但一到国家队需要参加大赛时,各种矛盾和问题就随之而现。国外足坛如此,中超联赛也一样。所以想要彻底消除矛盾,没有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足协可以做到,只能是努力去协调。但是,过去那种人为的国家队长期集训、国足打联赛等各种馊主意已经尝试过无数次,没有一次见到成效!

都在说中国足球急功近利,但真正急功近利的恐怕未必是中国足球,而是负责管理中国足球的相关部门和领导,因为谁都希望在自己的任期之内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因为要见效,所以才想出了各种稀奇古怪的招数,来来回回折腾,还美其名曰创新。可世界足球发展至今,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的足球能够取得成功,都是在按照足球的基本规律办事,都是踏踏实实地干实事,没有那么多的所谓“创新”,有的更多的是“耐心”。而这恰恰就是我们所说的“久久为功”!

不折腾的前提,恐怕就是首先要有一个相对稳定的领导班子、相对稳定的工作团队、相对稳定的教练团队。刚刚结束的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期间,从2019年到今年3月份,横跨差不多四年时间,中国足球更换了几任领导班子?国家队方面,更换了多少位主教练、又更换了多少种管理模式与管理体系?如此折腾,国家队怎么可能安心于足球本身的事业?

面对2026年世界杯一个全新周期的开始,中国足球首先需要的是“不折腾”,能够让中国足球安心于未来四年,踏踏实实朝着一个方向前行。这才是中国足球的出路所在!